• <menu id="ygyi4"><tt id="ygyi4"></tt></menu>
  • <menu id="ygyi4"><strong id="ygyi4"></strong></menu>
  • 注冊

    隋田力驚天騙局手法(二):上海電氣托盤交易?警惕國企影子銀行風險

    2021-08-16 13:53:27 新浪網 

    最近, 隋田力事件可謂震驚市場。

    一是,牽涉金額巨大,截止目前不完全統計,已經提示出現應收、預付等資產可能產生的損失金額或超過240億元,而相關媒體統計的交易規;虺^900億元;

    二是,牽涉面之廣,牽扯上市公司或超15家,如上海電氣(維權)、宏達新材(002211,股吧)、瑞斯康達(603803,股吧)、中天科技(600522,股吧)(維權)、匯鴻集團(600981,股吧)、凱樂科技(600260,股吧)(維權)、中利集團(002309,股吧)、康隆達(603665,股吧)、*ST華訊(維權)、ST新海(維權)、寧通信B、航天發展(000547,股吧)、江蘇舜天(600287,股吧)、浙大網新(600797,股吧)、亨通光電(600487,股吧)等均牽涉其中。

    隨著事件不斷發酵,一張以“專網通信”為載體的貿易網逐漸浮出水平。隨著媒體不斷深挖,這張貿易網最終共同指向隋田力,相關人士直指這就是融資性貿易騙局。

    是否是騙局還沒有確切定論,但是15家上市公司都踩雷是事實,究竟是隋田力手法滔天,還是另有隱情?

    我們先全面復盤15家上市公司交易細節,看看是否能夠追蹤到隋田力的操盤痕跡。

    國企被拉入交易環節

    據相關報道,隋田力的這張貿易網絡上下游高度重疊,這里不再贅述。

    我們發現,在眾多上市公司下游客戶中,同樣也出現很多國企身影,以下新財富整理截圖:

    據媒體不完全統計,富申實業出現在了7家上市公司(新海宜、華訊方舟(000687,股吧)、凱樂科技、瑞斯康達、中利集團、上海電氣、國瑞科技)的客戶名單中;

    航天神禾出現在了5家(匯鴻集團、凱樂科技、飛利信(300287,股吧)、中天科技、中利集團);

    普天信息出現在了4家(新海宜、華訊方舟、凱樂科技、寧通信B);

    環球景行則是3家(凱樂科技、瑞斯康達、上海電氣);

    南京長江電子也是4家上市公司(上海電氣、國瑞科技、宏達新材、中利集團)。

    富申實業公司實控人為“上海市人民政府第五辦公室”,首創集團為北京國資委100%持有,環球景行為重慶國資委;南京長江電子實控人為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有限公司。

    而航天神禾由中國航天系統科學與工程研究院和北京賽普工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各持股 50%,據中天科技公告顯示,中國航天系統科學與工程研究院的提名董事人選占董事會多數席位,且屬于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之直屬事業單位。因此,航天神禾的實際控制人或為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

    但上市公司應收款暴雷背后卻出現了以上國企身影,且有的已經被起訴。

    2021年5月底,上海電氣在暴雷的44.6億元應收款中,有北京首都創業集團、哈爾濱工業投資集團、富申實業公司和南京長江電子等;2021年7月13日,國瑞科技(300600)自爆1.67億元應收款壞賬,而富申實業公司、南京長江電子等為其客戶;2021年7月22日,中天科技公告稱,已預付的21.35億元原材料供應商交付不及預期、而應收賬款5.12億元已逾期,在該業務中,供貨商為浙江鑫網能源,而客戶為航天神禾。

    引入國企上海電氣做托盤交易?

    浙江鑫網向首創貿易購買商品已支付10%的預付款。首創貿易表示貨已全部交付浙江鑫網,而浙江鑫網遲遲未結尾款。隨后,首創貿易向浙江鑫網發起訴訟。

    根據中國庭審公開網公布的庭審記錄發現,這批貨物由隋田力控股的新一代專網發起訂購需求。然而,這貿易鏈條并不是由首創貿易直接觸達,而是先通過首創貿易向上海電氣訂貨,發給浙江鑫網,再由浙江鑫網發貨給新一代專網。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一條完整的貨物流通鏈條,即:

    上海電氣流向首創貿易,再流向浙江鑫網,最后觸達新一代專網。

    由于上海電氣并未公開采購上游,但是我們通過上市公司信息交叉驗證后,一條完整貿易流通鏈條似乎正逐漸浮出水面。

    中利集團與上海電氣,于2017 年 11 月、 2018 年 2 月與其簽訂協議銷售專網通信產品,截止2020年年,應收款余額為5.07億元,其中一至二年賬齡金額為2.7億元,二至三年為1.09億元。

    也就是說,中利集團也是上海電氣的上游,而中利集團的上游最終是隋田力控制的上海星地通等。2017 年 6 月末,中利集團預付賬款余額較2016年末增加8.96億元,增幅為 66.36%,主要新增上海星地通、上海鴻孜等預付款。

    至此,這條貿易鏈條似乎形成了一條完整的閉環,像極了循環貿易方式,即貨物流向可能是:

    隋田力相關公司流向中利集團,再流向上海電氣,接著流向浙江鑫網,最終回歸到隋田力相關公司。

    在這條貿易鏈條中,由于100%預付款與10%的預收款商業模式,因此上游優先獲得資金使用權。換言之,這個鏈條本質就是,以貿易為載體,達到了資金融通功能,這也就是媒體質疑的融資性貿易問題。大致示意圖如下:

    新浪財經上市公司研究院提煉

    上面示意圖也可以發現,這條貿易鏈是否順暢循環下去的關鍵在于,隋田力不跑路,資金不發生斷裂風險。

    以上是嵌入國企多層的貿易鏈條,也存在僅嵌入一層國企的鏈條。

    2020年,中利集團向匯鴻集團供貨2億元,而匯鴻集團下游為隋田力的航天神禾。

    中天科技與匯鴻集團,2020 年末,中天科技與江蘇匯鴻國際集團中錦控股有限公司簽訂高端通訊產品銷售合同,含稅金額3.99億元,當年未實現銷售。值得一提的是,中天科技下游為航天神禾等。

    我們可以看出,中利集團與中天科技等上市公司的貿易鏈條,以國企匯鴻集團為中介點,最終流向隋田力相關公司。

    綜上,我們或可以提煉出一個精簡的貿易鏈條,即隋田力手法之一或將資金方國企拉入到貿易鏈條,似乎通過上市公司之間的貿易來“掩護”,以100%預付與10%的預收的不對稱模式,最終成功套取并獲得了中間方的資金使用權。

    新浪財經上市公司研究院提煉

    至于為何有些上市公司為何愿意參與其中,這背后的原因我們下一篇重點分析,我們這篇重點是國有企業,為何這么多國企都會參與其中呢?

    國有企業涉融資性貿易?

    我們先科普一下何為融資性貿易,一句話總結就是以“以買賣之名,行借貸之實”。

    融資性買賣合同的特點在于:融資性買賣合同往往表現為三方或者三方以上主體之間進行閉合性循環買賣以實現貸款資金的流轉和回收,并通過買賣合同差價獲取固定收益,閉合性循環買賣合同中的標的物通常存放于第三方倉庫中不實際交付流轉。

    回到隋田力事件,我們也同樣發現交易網絡背后存在幾方或多方參與。同時,我們也注意到,上海電氣設立的上海通訊,上海通訊看似40%屬于上海電氣一股獨大,但是控制力似乎并沒有那么強。根據相關媒體梳理結果看,持股上海通訊60%的其他股東似乎都與隋田力關系密切,背后實際控制人目前或還是個謎。

    那為何有的國企會參與這種可能是融資性貿易的交易當中,充當這種影子銀行的角色呢?

    第一,我們的融資結構主要以間接融資為主,而在這種融資結構中,國企由于當地政府或中央信用背書,因此相比民企,可能較容易獲得金融機構資金支持,同時資金成本也降低;

    第二,國企以規模做大為主的績效考核機制下,或使得一些國企對這種融資性貿易模式產生依賴。因為,融資貿易最大特點能夠循環貿易,使得規模做大,當國企遭遇增長瓶頸時,這種融資性貿易或許相關利益人的達成業績考慮目標的一個不錯選擇。

    但是,上述涉及的國企也可能僅僅是參與普通貿易,對于這種融資性貿易監管是明令禁止的。

    因為這種合作以融資為目的,一旦實際貿易出現問題,資金鏈斷裂,國企則成為最后支付人,承受巨大損失。而且在這樣的貿易過程中,由于上下游客戶都由他人控制,存在極大的資金風險、法律風險以及虛開增值稅發票等風險。隋田力事件牽連部分國企不得不采取法律訴求維護權益,這或是一個比較值得銘記的教訓。(公司觀察/夏蟲)

    (責任編輯:冉笑宇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第16话想放进来的话就努力吧
  • <menu id="ygyi4"><tt id="ygyi4"></tt></menu>
  • <menu id="ygyi4"><strong id="ygyi4"></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