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rdxpj"><menuitem id="rdxpj"></menuitem></ruby>
<address id="rdxpj"></address>

      <sub id="rdxpj"><listing id="rdxpj"><listing id="rdxpj"></listing></listing></sub>

      <em id="rdxpj"><form id="rdxpj"><nobr id="rdxpj"></nobr></form></em>

          注冊

          華菱線纜IPO:過關后仍頑疾纏身 四大硬傷難治愈

          2021-05-31 08:21:49 電鰻快報 

          《電鰻快報》文/林妍

          5月6日,證監會發審委發布公告,湖南華菱線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菱線纜)(首發)獲得通過。華菱線纜此次過會,意味著湘潭企業IPO時隔13年迎來破冰。5月28日,證監會對華菱線纜的首發上市申請核發批文,但經《電鰻快報》調查發現,華菱線纜此次IPO招股書存在很多疑點,尤其“股權投資、管理平臺”的來路不明、關聯方連續多年躋身大客戶等問題存在損害股東利益的風險,也為市場關注。

          面對《電鰻快報》發去的求證函,華菱線纜選擇了閉口不言。

          “股權投資、管理平臺”來路不明

          根據華菱線纜招股書第87頁披露,華菱線纜的關聯方——華菱鋼鐵(000932,股吧)(000932.SZ)的主營業務為“股權投資、管理平臺”。

          華菱鋼鐵是一家上市公司,根據華菱鋼鐵的官方介紹,其也是一家鋼鐵公司,主要生產和銷售鋼鐵,根本不存在所謂是一家“股權投資、管理平臺”。

          實際上,對于這一點,證監會發審委也注意到了,要求華菱線纜說明,華菱鋼鐵主營業務為“股權投資、管理平臺”是否準確。要求保薦機構、發行人律師發表核查意見,說明核查過程是否完整。簡直是被監管直接“打臉”呀,從這一小小的錯誤,也可見微知著,華菱線纜自以為有著國企背景,將不將監管和投資者放在眼里,才會出現這種低級錯誤。市場人士稱:華菱線纜將招股書視同“兒戲”,甚至可以說是在愚弄投資者和監管。

          實際上,華菱線纜本身就是沖著“圈錢”而來的,這家公司只是將上市作為為公司脫困的手段而已,在內心深處,其根本不想回報所謂的投資者和小股東。正如華菱線纜本身的成立,便是為了盤活原湘潭電纜廠的有效資產,為后者紓困而已。

          關聯方多年躋身大客戶

          招股書披露,華菱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菱控股”)為華菱線纜的關聯方,同時也是華菱線纜的大客戶。招股書數據顯示,2018年和2019年,華菱線纜分別對華菱控股實現營收0.53億元和0.61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4%和4.1%,兩年在前五大客戶中分別位居第四和第五位。

          與向關聯方銷售相比,華菱線纜對關聯方的采購微乎其微。報告期內,華菱線纜向關聯方采購商品及接受勞務的金額分別為276.52萬元、267.04萬元和129.58萬元,占當期營業成本的比例分別為0.37%、0.27% 和0.11%。

          對此,在證監會反饋意見中,要求華菱線纜首先補充披露,報告期內關聯方向發行人采購電纜數量、金額占其同期同類采購的比重,其次說明關聯方是否存在優先從發行人采購的機制,比較說明同期發行人向第三方銷售同類產品價格以及通過華菱鋼鐵國貿銷售的代理費用比率與向關聯方交易是否存在明顯差異,未來幾年關聯交易發展趨勢,及對發行人經營業績的影響。

          除此之外,華菱線纜委托生產的金額逐年增長,報告期內,其委托生產金額分別為0.04億元、0.11億元及0.51億元。2018年和2019年增長比率分別為175%、364%。華菱線纜2019年委托生產前五大供應商中的陜西天馬電纜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陜西天馬”)在2020年8月因環保問題被處罰。陜西天馬分別在2014年和2016年被陜西省質量技術監督局查出有樣品不符合標準要求。不僅如此2020年8月以來,陜西天馬分別被成都市金牛區人民法院和太倉市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金額約90.25萬元。

          應收款客戶為“老賴”

          2017年至2019年年末,華菱線纜的應收賬款賬面價值分別為2.51億元、2.6億元和3.68億元,基本上是公司同期凈利潤的5~10倍。這么大的應收賬款,一旦其中一小部分有任何“閃失”,將對公司盈利能力造成重大的影響。華菱線纜的弱點在于此。招股書顯示,截止2019年,云南蒲寧能源是華菱線纜第五大應收賬款客戶。到2019年末,云南蒲寧能源一共欠華菱線纜1937多萬元,占公司應收賬款余額約5%。

          云南蒲寧能源成立于2017年5月,穿透后由兩名自然持有100%股權。而云南蒲寧能源這家公司的狀況很不好。2020年,云南蒲寧能源因為合同糾紛10多次被列為“老賴”,該公司也被多次申請限制高消費。去年以來,云南蒲寧能源被執行的標的總額超過1600多萬,而且是全部都沒有履行,可見該公司缺錢嚴重。

          除了財務上的風險外,華菱線纜的獨立性還存疑。從華菱線纜的名字中有“華菱”二字,就可以看出,該公司與湖南最大的國企華菱集團關系匪淺。而近年來,華菱線纜頻頻與華菱集團及其旗下企業發生關聯交易。2017~2019年,華菱線纜向關聯方銷售商品及提供勞務的金額分別為2290.61萬元、6124.15萬元和7202.63萬元,占營業收入比重分為2.49%、5.05%、4.79%。其中,交易金額較大的交易方為華菱湘鋼、華菱漣鋼、陽春新鋼以及華菱湘鋼國貿。

          華菱線纜的獨立性也存疑,其與華菱集團及其旗下企業頻頻發生資金往來。2017~2019年,華菱線纜均在華菱財務公司有資金歸集,特別是在2018年度,資金歸集增減額達到4.5億元。

          董事長有近千條風險提示

          《電鰻快報》據天眼查信息,董事長王樹春有11則任職信息,擔任高管11家。尤為注意的是,王樹春有762條周邊風險,且預警提醒174條。

          其中,他擔任高管的湘潭鋼鐵集團有限公司曾因勞動爭議而被起訴(17),擔任高管的湘潭湘鋼瑞興有限公司曾因不當得利糾紛而被起訴(7),擔任高管的湘潭鋼鐵集團有限公司曾因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而被起訴(6),擔任高管的湖南華菱湘潭鋼鐵有限公司曾因買賣合同糾紛而被起訴(4),擔任高管的湖南華菱湘潭鋼鐵有限公司曾因金融借款合同糾紛而被起訴(4),擔任高管的湖南華菱湘潭鋼鐵有限公司曾因承攬合同糾紛而被起訴(3),擔任高管的湖南華菱湘潭鋼鐵有限公司曾因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而被起訴(3),擔任高管的湖南華菱湘潭鋼鐵有限公司曾因勞動爭議而被起訴(3),擔任高管的湘潭鋼鐵集團有限公司曾因名譽權糾紛而被起訴(2)、曾因買賣合同糾紛而被起訴(2)、曾因不當得利糾紛而被起訴(2)……

          董事長身邊有如此之多的風險,并且還有被訴訟,如此一來,怎能保證普通投資者利益?會否有利益輸送行為發生?

          《電鰻快報》將繼續跟蹤報道華菱線纜IPO進展。

          《電鰻快報》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欧美换爱交换乱理伦片,免费女人黄页网站视频,白丝尤物小仙女自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