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從外資到本土 生物醫藥人才遷徙記

2021-03-19 20:33:00 經濟觀察網 

經濟觀察網 記者 瞿依賢 一周之內,生物醫藥企業人才出現多例流動。

3月15日,康寧杰瑞生物制藥宣布,前默克中國研發中心負責人Johannes Nippgen加入其公司擔任首席醫學官,負責創新產品管線全球臨床開發和轉化研究;

同一天,麗珠生物宣布委任毛力為總經理兼首席醫學官,毛力曾擔任美國馬里蘭大學腫瘤和診斷學系主任及學院副院長,創建了強生的全球肺癌研究中心,擁有35年以上的腫瘤學臨床實踐、基礎研究及領導經驗;

3月12日,騰盛博藥宣布任命梁旭擔任科學及醫學事務副總裁,梁旭先后在安進、諾華、羅氏、艾伯維和吉利德等跨國公司擔任銷售代表,醫學事務經理,市場總監,全國市場負責人等職。

從這些人才的職業背景看,幾例人事變動有一個共同點:具有外企背景的生物醫藥人才向本土企業“遷徙”。

壯大生物技術產業、瞄準生命健康領域已經被寫進“十四五”規劃建議,2021年兩會也明確要加快解決一批藥品、醫療器械、醫用設備、疫苗等領域“卡脖子”的問題。除了政策和資金,人才也是生物醫藥產業發展的重點。

隨著中國在2015年開始的藥政改革——生物醫藥行業稱之為“春天的到來”,一大批創新生物科技公司受到資本關注,隨之而來,越來越多的生物醫藥人才涌入本土企業,他們以管理、研發、商業化等人才為主,品牌人才為輔。有的從大型跨國制藥企業而來,有的從海外藥政部門而來,有的從海外知名醫療中心而來。

人才加速流動

2015年8月18日,國務院正式發布《關于改革藥品醫療器械審評審批制度的意見》,藥政改革自此拉開序幕,中國加入ICH(國際人用藥品注冊技術協調會)、仿制藥質量與療效一致性評價、MAH制度的試點與落地也都隨之而來。

不止一位國內生物科技公司的掌門人、決策者向經濟觀察網表示,這代表著,創新藥行業的春天來了,港交所、上交所科創板先后為未盈利生物藥企打開大門。相應地,從事生物醫藥行業,特別是創新藥行業的一眾高學歷、有海外學習和工作背景的人才,看到了國內的機遇,紛紛加盟。

2017年出任君實生物(688180.SH/01877.HK)CEO之前,李寧是跨國藥企賽諾菲的副總裁兼亞洲區藥政與醫學政策主管,更早之前就職于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歷任審評員、資深審評員、GCP臨床審評官、審評主管、分部主任等職。

李寧出身于醫學世家,獲得美國愛荷華大學醫學院碩士、博士學位。談及加入君實生物的原因,他說:“不管是在FDA,還是跨國藥企,因為體系相對成熟,你做的很多事情實際上是按部就班的。積累了一定的經驗和教訓,然后有這樣真正做創新藥的機會,對個人來說是一個機遇,能夠把自己所學更完備地加以應用!

李寧認為加入具有國際視野的本土創新藥企,是一種“潮流”,“很多在國外的科學家、供職跨國藥企的人都投入中國的創新藥事業,我也是順潮流而動”。

百濟神州(06160.HK)中國區總經理兼公司總裁吳曉濱,也同樣“順流而動”。

吳曉濱是生物化學和藥理學博士出身,在醫藥行業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跨國藥企拜耳做醫藥代表,一路歷任拜耳醫藥保健有限公司(中國)總經理、惠氏制藥中國及香港地區總裁兼總經理等職務,一路做到“宇宙第一藥廠”輝瑞的在華掌門人,現在掌舵百濟神州。

吳曉濱對經濟觀察網回憶,他1996年回國,那時中國的制藥工業還非常落后!20多年過去,中國的醫和藥都完全改變了,這其中外企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但是,藥事關人民生命健康,中國14億人口,我們不能永遠靠進口。過去中國只能做仿制藥,而且是低端的仿制藥。怎么建立自己國家的核心競爭力,到一定程度以后就成了非常迫切的問題!

吳曉濱不想到退休的時候,完全沒有參與中國創新藥崛起的過程,2018年5月,他離開供職十多年的輝瑞,加入了百濟神州,這是又一個令他“激動”的目標。

過去2年多的時間里,百濟神州在香港上市、淋巴瘤創新藥澤布替尼在美獲批、定增融資、出售PD-1海外權益,一次次刷新中國制藥企業的紀錄。

像李寧、吳曉濱這樣從頭頂光環的外企“出走”的高管不在少數,僅在2020年,就有前吉利德科學全球副總裁、中國區總經理羅永慶加入騰盛博藥,任總裁兼大中華區總經理;前賽諾菲全球研究主管劉勇軍加入信達生物,任集團總裁;前默沙東中國腫瘤事業部負責人牟艷萍加入上海艾力斯醫藥,任首席執行官......

不只管理人才

生物醫藥高端人才向本土企業的遷徙,不僅體現在高層管理人才,還有研發、商業化等方面的人才。

比如,跟吳曉濱一同履新百濟神州的還有,原強生中國區招聘總監王子劍,擔任百濟神州人力部門負責人;原西安楊森副總裁邊欣,擔任百濟神州首席商務官。

恒瑞醫藥(600276.SH)、百濟神州、君實生物、信達生物(01801.HK)、基石藥業(02616.HK)等企業的研發實力,在國內的制藥企業中屬前列。

經濟觀察網梳理發現,多家創新藥企的研發、商務、質量、市場準入、公共事務等業務負責人,都有外企工作背景。

公共事務部,在有些藥企又稱為傳訊部。說法不一,但工作內容主要是聯系企業和外界,日常需要和研發、商業化等各個部門打交道。

一位先后在top 10的跨國藥企公共事務部工作十幾年的人士,3年前加入一家本土的上市企業,近期又跳槽到一家初創生命健康企業。他說,在自己離開外企后,曾經在工作中有交集的公司各業務部門負責人,陸陸續續也跳槽到本土生物企業,“外企曾經是有光環,但是現在沒那么耀眼了,國內生物藥企機會這么多,如火如荼,肯定都會往本土企業來”。

中國科學院院士、“重大新藥創制”科技重大專項技術副總師陳凱先曾表示,上世紀九十年代以前,中國醫藥(600056,股吧)行業處于第一個階段——跟蹤仿制階段,基本依靠仿制藥;到九十年代,則進入第二個階段——模仿創新階段,他希望中國的生物醫藥未來進入原始創新階段,到2035年,新藥研發進入世界第一梯隊。

這需要人才支撐。

經濟觀察網在采訪中發現,在政策、資金等利好因素的激勵下,具有海外背景的高端人才向本土藥企流入的“大潮”之下,還夾雜著“小潮流”,即經過數年的發展,除了頭部企業,還有一大批生物科技企業正在成長、壯大,人才流入頭部企業之后,會再次流入更早期的企業。

(責任編輯:王治強 HF01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欧美换爱交换乱理伦片,免费女人黄页网站视频,白丝尤物小仙女自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