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聚焦IPO|千里馬“帶病”上市恐難“千里” IPO前夕大肆分紅“圈錢”意味重

2021-01-31 18:51:58 證券市場紅周刊 

紅周刊 記者 | 劉杰

2020年上半年,千里馬分紅金額是2019年的1.6倍,其之所以突擊分紅或許與其后續預計長時間無法分紅有關。與此同時,其長期應付款暴漲134.72%,達到了1.87億元,短期借款增加至3100萬元,說明其資金并不寬裕。

新三板掛牌多年的千里馬本次又攜帶招股書沖刺創業板了,本次上市,其擬募集資金3.7億元,但查看招股書則發現其有“帶病”上市之嫌,不但經營中存在諸多風險,而且在風險積聚之下,其內控管理也頻頻出現問題,不免令人為其能否成功上市捏了一把汗。

上市前夕大肆分紅,“圈錢”意味濃重

千里馬成立于2002年,是一家工程機械銷售及后市場服務商,具體業務為通過區域獨家代理的方式銷售工程機械設備及提供后續服務。其實際控制人為楊義華、劉佳琳夫婦,夫妻二人通過直接和間接的方式控制千里馬72.64%股份,處于絕對控股地位,是典型的家族企業。而實控人股權過于集中,可能出現實控人利用其控制地位,通過行使表決權對公司發展戰略、生產經營決策、人事安排、關聯交易和利潤分配等重大事宜實施不利影響,進而損害公司及其他股東利益的風險,畢竟此類戲碼在資本市場中已經多次上演。

《紅周刊(博客,微博)》記者注意到,千里馬在上市前夕,存在突擊分紅的現象。

據招股書顯示,2018年至2020年1-6月,千里馬對股東現金分紅金額分別為1092.86萬元、2622.86萬元、4152.86萬元。顯而易見的是,2020年上半年其分紅金額已遠超2019年,前者為后者的1.6倍。進一步來看,2020年上半年,千里馬實現營業收入20.83億元、扣非歸母凈利潤4788.91萬元,同比增速分別為28.12%、53.71%。雖然其當期業績增長不俗,但值得注意的是,其分紅金額與扣非歸母凈利潤相差無幾,也就意味著其將當期賺的錢幾乎全都慷慨地分掉了。那么,為何千里馬在上市前夕突然如此大手筆的分紅呢?

從其2020年12月份第七次臨時股東大會審議通過的《公司章程(草案)》中我們似乎能發現一些端倪。根據新公司章程中千里馬的實施現金分紅的四個條件中,第四條為“公司無重大投資計劃或重大現金支出等事項發生(募集資金投資項目除外)”。其中,重大投資計劃或重大現金支出是指:“公司未來十二個月內擬對外投資、收購資產、歸還借款或購買設備的累計支出達到或超過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50%,且超過5000萬元;或者……超過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總資產的30%!

2020年6月末,其凈資產為3.30億元、總資產為5.09億元,也就意味著如果參考新的公司章程其重大投資計劃或重大現金支出的衡量基準線為1.65億元。然而,2020年上半年末,其單是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就達到了1.82億元,如果按照新的公司章程,其恐怕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無法分紅,因此,在新公司章程出臺之前,搶先分紅就成了不二的選擇,畢竟,作為家族企業,其實際控制人持股比例高達72.64%,僅2020年上半年的這次現金分紅,其二人就有3000多萬元的真金白銀落入口袋。

問題在于,千里馬一邊在大額分紅,另一邊公司負債壓力卻大幅增加!都t周刊》記者注意到,千里馬的長期應付款由2019年末的7956.25萬元激增至2020年6月末的1.87億元,漲幅高達134.72%。其長期應付款主要為子公司新疆機械的貨物融資采購款,這意味著其當期業務資金需求較大。同時,其當期的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近幾年的最低值,金額僅為278.17萬元,這表明其“造血”能力已然下降。

為緩解資金壓力,千里馬已然開始增加借債規模,2020年上半年末,其短期借款已由2019年末的1000萬元增至3100萬元。這也導致千里馬的資產負債率在2020年上半年達到近幾年的峰值,為80.51%,較上年提高了5.94個百分點。

據招股書披露,其同行業可比公司吉峰科技(300022,股吧)、廣匯汽車(600297,股吧)、國機汽車(600335,股吧)、安奇汽車同期內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85.26%、66.69%、68.37%、67.46%,均值為71.94%,相較之下,千里馬比行業均值高出了8.57個百分點。

值得注意的是,千里馬在債臺高筑、資金鏈吃緊的情況之下,一邊在大

肆分紅,一邊卻擬通過IPO大肆募資,這就令其此次上市,充斥著“圈錢”的味道。

內部管理問題頻現

有效的管理,是企業有序經營、持續發展的重要保障,如果企業管理出了問題,很可能會給企業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從千里馬以往的經營管理情況來看,其內部管理方面似乎存在諸多問題。

據招股書顯示,2017年至2020年1-6月,千里馬的員工總人數分別為831人、989人、928人、1006人,上述期間,其社保繳納比分別為77.38%、85.54%、91.59%、83.70%,公積金繳納比分別為76.29%、84.13%、91.49%、82.41%,未繳納社保的員工人數分別有188人、143人、78人、164,未繳納住房公積金的員工分別有197人、157人、79人、177人。為企業職工繳納社保及公積金是企業的責任,也是企業職工合法享有的權益,千里馬存在如此大規模未繳納社保和公積金的人員,究竟有何種隱情呢?

根據其在招股書中的解釋來看,除了“退休返聘”員工不需要由公司繳納社保和少數員工“自愿放棄”外,“新入職員工”則為未繳納社保占比最高的部分,各報告期末,未繳納社保的“新入職員工”分別達175人、126人、60人和150人。令人疑惑的是,在其員工總人數變化不大的情況下,為何其每年年末都有大量的新員工入職呢?這是否意味著其內部員工流動性很大呢?要知道,員工穩定性是企業持續發展的保障,如果其內部員工流動性如此之大,那公司又如何能穩定發展呢?這就難免令人懷疑,到底是其在為沒有給員工繳足社保找理由,還是說其內部員工流動性真的很大呢?

除此之外,千里馬因為內部管理問題頻頻出現、不按規章辦事的情況屢屢發生而多次被相關部分處罰。

據招股書披露,報告期內其總共存在27項違法違規事件,涉及諸多方面的問題。比如說,2017年3月,其就因新疆千里馬富蘊分公司2015年度企業所得稅未按期進行申報、增值稅未按期進行申報,被富蘊縣國家稅務局處罰2000元;同年同月,因千里馬再制造未按規定期限辦理納稅申報和報送納稅資料,被武漢市東西湖區地方稅務局處罰1000元;2018年3月,烏魯木齊千里馬則向烏魯木齊市頭屯河區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繳納10000元罰款等等。這諸多問題,反映出其內部管理存在不少的缺陷,若上市后未能全面整改,恐怕將會給公司帶來不少損失。

經營風險叢生

千里馬主要業務并非自行生產機械設備,而是斗山中國、山東臨工及徐工集團等工程機械制造商的經銷商,通常以區域獨家代理的方式開展業務。

據招股書顯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向前五大供應商的采購額占總采購額的比重分別高達89.66%、90.63%、93.39%、96.72%,集中度極高,其中,對斗山中國的采購占比已超過50%,表明其對單一供應商的依賴較大。同時,鑒于其目前的經銷協議的期限多為1-3年不等,在經銷協議有效期滿后,能否繼續獲得制造商的經銷權授權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倘若失去大供應商的經銷權,恐對其經營業績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另外,千里馬采用買方信貸模式開展業務銷售,即與商業銀行、融資租賃公司合作,向客戶提供按揭、融資租賃付款方式,客戶分期向銀行或融資租賃公司支付按揭款或融資租賃款,公司提供履約擔保。據招股書顯示,2017年末至2020年6月末,千里馬因開展上述業務為客戶提供擔保的余額為8.89億元、12.80億元、11.79億元、14.18億元,約是其各年凈資產的3至4倍,可見擔保余額相當高。

其客戶一般貸款期限為1-3年,并多數為3年,千里馬采取上述模式則意味著其經營風險與下游景氣度以及市場整體情況高度綁定,如因下游市場波動或其他原因出現大規模的客戶違約情況,其或將面臨較大的連帶擔保責任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買方信貸模式對客戶信用風險管理方面的要求更高,倘若未能識別客戶風險,出現壞賬、呆賬,將給公司帶來一定的損失,可鑒于前文所述,其內部控制方面存在諸多不足,其在信用風險管理方面的能力難免令人懷疑。

更令人擔憂的是,由于業務性質,其客戶多為從事施工服務的個人或小微企業,客戶自身規模相對較小,抗風險能力較差。同時由于工程機械單價較高,使用周期長,其客戶較為分散,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向前五大客戶的銷售占比分別僅為1.93%、1.88%、2.37%、2.35%,因此更增加了客戶風險管理的難度。

千里馬表示其存在多起因追償墊付款而發起的訴訟,但招股書并未披露相關詳細內容,僅表示,截至2020年6月末,其作為原告參與的未決訴訟案件共15件,作為被告參與的訴訟案件共4件。記者在天眼查APP上查詢,發現2016年至今,該公司共發生歷史訴訟案件152件,主要涉及買賣糾紛、財產損害賠償糾紛、產品銷售者責任糾紛……這諸多的訴訟意味著其經營中還存在較大的訴訟風險。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欧美换爱交换乱理伦片,免费女人黄页网站视频,白丝尤物小仙女自慰网站